komo蓝墨水

二洞画《K的N宠*莫得甜嘬》之说相声😂

郝眉:今天我们俩给大家说段相声。
KO:嗯
郝眉:我们啊来说说生活中的美。
KO:嗯
郝眉:比如说,我吧,就很美!
KO:嗯,我老丈人很美!
郝眉:是你公公
KO:哦,我公公很美!
郝眉,对咯,你公公……什么乱七八糟的,我是说,我很美。
KO:那还用说么,这不明摆着么?

《老狼老啦几点了》第十三章

第十三章    为你而战(下)

 

有一瞬间,愚羊羊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奔跑,耳畔只有“飕飕”风声,羊脑里空白不似空白,倒是有些图像的碎片在里面震荡。他的速度很快,但是身后微弱却有急促的喘息声,从没有被拉远开去,总是保持着一定的距离,让逃跑的羊有些焦灼。

“混蛋,追的那么紧,是在等我没体力吗?”回神的羊啐了一口唾沫,继续奋力向前跑着,只是角度有了些变化,行径的路线不是回程,而是密林深处。

“甄老豹你在哪儿,甄小豹子有危险!甄老豹你在哪儿,甄小豹子有危险!”愚羊羊一边跑,一边嘶吼着,这要费体力的事情大大的降低了他的速度,加上密林之内荆棘丛生,卷卷毛被拉扯着,有些更是挂在了枝丫上,像一朵朵绽放的棉花。愚羊羊突然像起以前要抓他,给他剃毛的牧羊人。哎,早知道,就让他剃了得了!“甄老豹你在哪儿,甄小豹子有危险!甄老豹你在哪儿,甄小豹子要被鬣狗吃掉了!”

无奈,就算愚羊羊叫破了喉咙,也没有一头豹子回应他。谁叫豹子是独居的动物呢,活动范围又广,“卧槽,甄老豹,你连儿子都不管啦!是不是又找母豹子去啦。啊~~~~~~~~你再不出来,真的会死豹子哒~啊~”没等愚羊羊再嚎出声,一只鬣狗已经扑上他的肩头,犬齿一合,白色的羊毛上溢出血色,羊也被袭倒在地。愚羊羊还想抵抗,敏捷的鬣狗甲更是训练有素,一下就咬住了羊的喉咙,狰狞的发出咕噜声。鬣狗乙也迅速的赶到,看到同伴已经把羊制服,不由得抽了口气,歪倒在地上“哎呦我的狗娘啊,可累死我拉!小肥羊,你不好好的在羊圈里待着,出来干嘛!你不出来,我们也想不到吃你。你出来不就是向我们发出邀请,来吃我吧,来吃我吧!啊哈哈哈哈哈哈”

“啊哈哈哈哈哈”鬣狗甲也跟着笑了起来,嘴松了,真好!

“你个蠢狗”

“你才蠢”

“反弹”

愚羊羊趁两只鬣狗吵架,挣脱了狗嘴,挣扎着倒退了几步,靠在树上大喘气,他知道自己已经跑不掉了,“我跟你们回去,放了甄小豹,不许伤害他。”

“哟,胆子不小,你呢,肯定是会和我们回去的,活着回去死着回去都一样,反正就是我们的菜。甄小豹?现在……估计死了吧!”

“不会的~”愚羊羊冲着两只鬣狗怒吼道,眼泪刷的流了下来,“就是不会的,5555555555”

“哈哈哈哈,还哭上了,兄弟,一只羊在哭一只豹子,奇闻啊,哈哈哈哈哈”

“哈哈哈哈哈哈哈”

“小朋友,你没事儿吧~”两只鬣狗正笑的前仰后合,却被身后传来的低语吓得不寒而栗,颤抖着缓缓回头看去,“豹、豹、豹老大”

“哎,我不当老大很多年了,总说,让兄弟们散了散了,可兄弟们就是念我的恩情,不肯走,真的费神啊!”当豹老大话落的时候,身后满满现出十几头豹子的身影。

“咳咳,老大,戏过了。”耸立在豹老大右侧的豹子,叼着根狗尾巴草,吊儿郎当的揶揄道。

“没过没过,老大的好戏还没开场呢!”耸立在豹老大左侧的豹子,哈着腰舔着嘴,谄媚的帮衬着。

豹老大冲着两边张了张血口,“都给我闭嘴”

“哦”

“是”

“我儿子呢?”豹老大眼中逐渐凝结起屡屡杀气,踱步到两只鬣狗身边,话短却寒,吓得两只鬣狗抱拥在了一起,哆嗦的都没句整话,“我我们不知道  老大和他不知道怎么样了。”

“杀了他们,喂秃鹫”豹老大的指令没有任何高低起伏,但骇狗的程度可见一斑,两只狗当场就晕了。

“小朋友”本事冷酷到底的豹王,一转头,对着愚羊羊,却流入出和蔼的神情,“我儿子呢!”

“呜啊呜啊呜啊~~~~~~”为啥笑嘻嘻的豹老大还是那么恐怖啊,愚羊羊表示真的不敢说话啊,但是“甄,甄小豹,让我先跑,他,他说,他来拖,拖住鬣狗,啊啊啊啊啊,他是不是被鬣狗吃掉了……”

“瞎说,我儿子哪有那么弱!”豹老大声音不大,但愚羊羊却打起了嗝儿“呃~呃~呃”

“在哪儿,快带我去!”

“嗯嗯嗯”愚羊羊刚想跑,却一个趔趄又倒在地上,肩上的伤还在流血,喉咙也破了个小口子,好在没伤到要害。

“上来,我背你”

“不要”

“没问你要不要,快上来。”

愚羊羊想了想,的确不能再耽搁了,于是乖乖的爬上了甄老大背,“大叔,甄小豹真的不会有事吗?”

“不知道”

“哈?”

“抱紧了,别摔死了!”

“哦,豹叔,你真好!”

“也不是很好,就是我知道,你是我儿子的食物,我儿子可挑食了,他只吃活物,得新鲜。所以我不能把你给弄死了,待会那臭小子又要怪我了!”

“哈?555555,我不是它食物,我是他朋友啊!”

“小朋友,瞎说有啥好说的。”

 

奈羊羊、猴羊羊等小动物和王太狼一行中型食肉动物一起,快马加鞭的,火急火燎的追着甄小豹和愚羊羊的脚印和气味而来,可到了一池塘边,这气味和脚印都乱了。

“有鬣狗的味道”奈羊羊一路抱着他饲养的小香猪,也是他气味识别器,小香猪在奈羊羊耳边说了几句,奈羊羊的神情顿时紧张起来。“他们遇到了危险。”

“嗯,愚羊羊的骚气没有了!”镜太狼嗅着地上草,不解的说。“看,这里还有血迹。”

“这里的草地泥泞不堪,泥土都被翻了起来,这里这里,还有甄小豹的毛。他们打斗过。”王太狼眯起眼睛,四下打量起来。“这土是新翻的,还没有被踩踏压实过,现在是旱季,熊和鹿,马和大象,还有许多许多的子民,都会回来这里喝水,所以,我可以判断,他们应该没有离开太久太远。”

“子民?”猴羊羊在一旁干着急,听不懂王太狼说的话,就更着急了。

“没啥没啥,我哥有妄想症,总幻想自己是这片草原的王,所以其他小动物都是他的子民,哈哈哈哈哈哈哈”雨太狼憋着笑回答道。

“我本就是王”

“啊,是是是,大王,接下来怎么办。”雨太狼还想吐槽,被木太狼一把捂住嘴,堆砌起笑脸问。

“不知道”

“……”

正当大伙一筹莫展的时候,听见远处传来清脆的呼喊声“他们在这里,甄小豹受伤了,快来。”

“青风鹿鹿,啊,是青风鹿鹿”猴羊羊一激动,踹了身边蛋太狼一蹄子,好在蛋太狼有涵养,仅仅是朝着猴羊羊的屁股上,回了一脚,直接把猴羊羊送到了一头精致的漂亮的梅花鹿跟前。

“555555,好痛”猴羊羊抱着青风鹿鹿的腿,一阵哭啼。

梅花鹿抖了抖腿,挣脱了猴羊羊的羊抱,露着一脸嫌弃,挪到灌木边用树叶擦了擦腿,“脏!”

“……”

“哎,我发现你和王太狼有一个共同的特质?”猴羊羊一副“你这样是会没有朋友的表情”唏嘘道。

“帅?”

“不,是让人无言以对。”

“大胆”青风鹿鹿正欲上前一步......

随即赶上来的奈羊羊,木着脸从二人中间经过,只是冷冷的留下句话,“你们两个还有心情在这里聊天,还不去救愚羊羊和甄小豹”

随即赶上来的镜太狼,木着脸从二人中间经过,只是冷冷的留下句话,“青风鹿鹿?嗯,还挺好看的,不知道好吃吗?”

随即赶上来的蛋太狼,木着脸从二人中间经过,只是冷冷的留下句话,“这位大侠,你身上的花衣裳,我很欣赏,下次借我描一副丹青。”

 随即赶上来的木太狼,木着脸从二人中间经过,只是冷冷的留下句话,“青风鹿鹿,还行还行,就是有点怪。”

随即赶上来的王太狼,木着脸从二人中间经过,却又停下脚步,眼中带着些得意看向青风鹿鹿,“小梅花,你觉得本大王帅?嗯,有眼光。”

梅花鹿从牙齿缝里挤出几个字来,“我叫青风鹿鹿,不叫小梅花!”

随即赶上来的雨太狼,木着脸从二人中间经过,又是冷冷的留下句话,“本来就是梅花鹿,我哥又没说错。青风鹿鹿,你迷恋古风啊!”

“我……好鹿不跟狼斗……我忍!啊,我忍不住啦!”

未完待续 

再更不知是何年,哈哈哈哈,不要忘了我哦!我会回来更哒!

二洞画《K的N宠*莫的甜嘬》之《秋播?》

ko,我想吃大蒜炒鸡蛋

没有大蒜

可是我上次看你种了一些在阳台啊?

嗯……

《老狼老狼几点了》第十二章

第十二章   为你而战(上)

 

夕阳西下,对草原上的动物来说,夜晚的来临便是杀戮的开始。当甄小豹莫名惊醒的时候,发现天空已经有了墨色,四周的景物也变得暗淡不清。他看了看身边还在熟睡的愚羊羊,想起昨夜,亏得自己早有准备找了大树,拖拽着小羊爬到树的高处,才安稳的度过一晚。可今天一豹一羊,置身于一处无遮无拦的草地,身边只有零星矮树,想要在今夜求个安生,似乎有些棘手啊!

真是想什么来什么!甄小豹的眼睛在夜色里闪烁的金光,草丛间黑影蹿动又怎会逃脱他的视线。“嘿,别睡了起来。”豹子踢了踢熟睡的羊。

“干嘛,别吵我!”小羊眼睛闭的紧,嘴里嘟囔起来。

“起来,别睡了!”豹子严厉的喝道,脚上的力道也加重了不少。

“哎哟喂,痛死我了!”小羊痛的蹦起身来。“臭豹子你想干嘛。”

“嘘”甄小豹抬起爪子捂住愚羊羊的嘴,愚羊羊竖着半醒的脑袋,也没感受到甄小豹的紧张,只是觉得收起指甲的豹爪子,软绵绵的很舒服。

“嘿嘿嘿,肉垫”愚羊羊痴痴的取笑着,双肩却被甄小豹猛然抓紧,剧烈的摇晃了几下。“笨羊羊,醒醒”

“哎哎哎,说说清楚,谁笨了!是不是美羊羊告诉你的,我跟你说,你不能听他的,我可聪明了!”愚羊羊开始絮絮叨叨起来。
“闭嘴,有情况。”甄小豹急的火烧火燎,愚羊羊却在鸡同鸭讲,哦,不对,是羊同豹讲。甄小豹只得张开血盆大口,对着愚羊羊豹吼一声。

“凹”哎,豹子不太会叫啊,一点气势都没有!

“哈哈哈哈哈哈”

“别笑了,有鬣狗埋伏”

“哈~啊~”愚羊羊哈了半句,卡主了……

“他们的呼吸越来越轻,看来就要发动攻击了,估计有十三条。我数123,你就跑,别停下来,一直跑回羊村去。”甄小豹的目光落在草丛里来回扫射,利爪从肉垫里刺出,背也弓了起来。看样子,他要这些鬣狗殊死搏斗一番。

“我…我…我脚软…”

“1”

“你…你…一个人…不是他们的对手…豹…豹子不善战的”

“2”

“我…我..不走,我…我帮你”

“帮我,就去搬救兵,3 !走”说话间,甄小豹已经解开了绑在愚羊羊的腿上的绳索,在最后一刻,还使力推了愚羊羊一把!而与此同时,隐藏在草丛中的鬣狗,也像离弦的箭一般,飞速的奔向一豹一羊。

甄小豹瞬间提速,在跑动中飞身跃起,正面迎击这群面目可憎的杀手们。豹子好在还有些身体的上的优势,用头顶飞了领头的鬣狗,在手起刀落间,利爪也划破了,紧跟其后两只鬣狗的肚皮。作为先头部队的三只鬣狗嗷嗷叫唤了几声,倒在地上晕死过去。

甄小豹呲着牙,对鬣狗们威胁道。“你们这些卑鄙的家伙,也不看看偷袭的是谁,敢动我,不怕豹老大报复吗?”

甄小豹一呼一吸间透着杀气,目光紧盯着剩下的几只鬣狗,正蓄势待发之时,却在余光里扫到愚羊羊卧在地上揉着脚。“你怎么还不走……”

“谁叫你绑我那么久,脚都麻了,我刚一迈腿就摔了个羊吃草,你说我都摔几回了!”

“哎哎哎,你们小两口还聊上了,真不把我们放在眼里啊!豹少,我们可不想动你,我们要的是这只小肥羊,你识趣的话就把小肥羊留下。不识趣么,就休怪我们不客气。”

“他是我朋友,你们不许动他。”

“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”甄小豹的话惹来鬣狗们的一阵讪笑,“你们听见没有。一只豹子和一头羊做朋友,豹少,你在和我们说笑话是吧!”

“一点都不好笑,他就是我朋友,今天,我一定会保护他的。”

“甄小豹”愚公露出一副凄凄艳艳的表情,唉,谁叫他一只小白羊长了一双狐狸眼呢!

“别怕,我说要保护你,就一定会做到的。”

“嗯”

“脚还麻么?”这句话只说给愚羊羊听,所以声音细微。

“不麻了”

“嗯!跑!”豹子话一落,小羊撒腿就跑,像极了刚被放出囚笼的公牛,力量和速度堪称完美。鬣狗们再怎么想也没想到,一头羊竟然比一只豹子跑的还快,都看呆了,当下竟然忘记了追羊。

“哎哎哎,发什么呆啊,给我追啊!”鬣狗的头领回过神,终于开始发号施令

“谁都别想离开这里……”

“哼,如果是豹老大在这里,我还礼让他三分,可惜啊,你不是,豹少,你有多少能耐,你自己没数么?别怕他,都给我上,给我撕烂他的肚皮,给兄弟们报仇。”鬣狗向来群起攻击,头领的话,只有执行没有退缩,狡猾凶恶的鬣狗们慢慢调整了队形,八只善战的鬣狗将甄小豹困在包围圈里,而两只更为敏捷的鬣狗寻着愚羊羊的气味追击而去。“甄小豹,我回留你一口气,看着我们吃羊的。上”

 

“啊,不要啊”莫羊羊迷迷瞪瞪的坐着,浑身冒着喊,身上的卷毛都快变成离子烫了,“愚羊羊,呜呜呜呜呜呜”

“怎么了?别哭啊!”

“ko,我梦见愚羊羊他们遇到危险了!”

“没事”在奈羊羊离开之前,就把K太狼的夹板给拆了,可还没痊愈的K太狼行动还不是很自如,只能抬起狼爪轻轻的给莫羊羊顺顺毛,“甄小豹在他身边,会保护他的。”

“你确定?”

“嗯”

“好吧,可是我心慌。”

“上来睡”K太狼看着莫羊羊泫然欲泣的样子,这心啊也被揪的紧紧的。“别趴在床边守着我,累”

“我睡觉没规矩,怕挤到你。你伤才刚刚好一点呢!”

“不想和我睡么?”

“想”莫羊羊莫名皱了一下眉头,顿时觉得这对话有点不对啊!啥叫“不想和我睡么?这是问题么?之前在狼窝,不是一直挨着睡么,不是睡着睡着就搂一起了吗?不是睡着睡着就开始啃狼蹄子了吗,不是睡着睡着就,呃…….好像也没有啥了。但这还需要问吗?睡一起难道不正常吗?啊,思考这个问题真是太累了!”

莫羊羊皱着眉,撅着嘴,哼哼唧唧的爬上了K太狼的病号床,找了个舒服的位置,卧在K太狼的怀里,“KO,甄小豹不会吃了愚羊羊吧!”

“不会,他不是没脑子的人,他不会吃的。”ko暗了暗神色,慢条斯理补充道,“愚羊羊是你兄弟,王太狼是我兄弟,他和王太狼是拜把子的兄弟”

“嗯,你说了一圈,甄小豹和愚羊羊也没啥关系啊!”

“有啊!”

“哪有?”

“嗯……我再说一遍,愚羊羊是你兄弟,王太狼是我兄弟,他和王太狼是拜把子的兄弟”

“没关系啊!”

“里面有你,还有我”

“哦,那我们什么关系?”

“……”

“不说算了?”

“食物链的关系”

“啊?”

“我吃你”

“怎么吃啊?我就知道,你打一开始就想吃掉我,哼,哼哼,哼哼哼”莫羊羊本来就撅着的小嘴,这下嘟的更高了。

“从嘴开始吃!啊呜”

“唔…唔…你不受伤了吗?”

“嘴没受伤,安静点,眼睛闭上,不许再说话。”

“哦,唔…唔….”

《K莫夫夫淡淡谈谈》第32话

见评论

PS:每篇之间不是顺序,时间线是错乱的。

松鼠鲈鱼里面是没有松鼠的……

你的你的,不和你抢,那么凶干嘛!哼

PS:记得要打开声音哦